">2018俄罗斯世界杯

您现在的位置:2018俄罗斯世界杯 > =世界杯= > 2018世界杯小组 >  > 正文

专访达利奇:我要的是尊重,如有必要不会继续执教克罗地亚

2018-07-22 14:08http://www.bjlongen.com2018世界杯投注
专访达利奇:我要的是尊重,如有必要不会继续执教克罗地亚

俄罗斯世界杯7月22日讯 距克罗地亚在世界杯决赛中2-4不敌法国已经过去了快一周的时间。在有一批国内媒体发酵着有关克罗地亚队鸡汤的同时,主帅达利奇向克罗地亚媒体24sata敞开了心扉,谈到了世界杯前后国家队不平静的种种事情,并表示不确定未来是否会继续在克罗地亚执教。

达利奇一身休闲装扮来到了瓦拉日丁球场旁的一座咖啡馆,正要开始的时候,他的电话响了。“哦,拉基蒂奇给我打了电话。让我接一下吧,然后我们就开始。”

他们聊了有几分钟,拉基蒂奇此刻正在巴塞罗那和家人在一起。“伊万,希望所有人都好,向你女儿们问好!再见。”达利奇说完这句就挂了电话。

“我会和球员们聊天。我想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,哈哈……我接到了福萨里科、佩里西奇的电话,我想祝贺他们。莫德里奇已经赢得了欧冠,也成为了世界亚军,他告诉我说他从未有这样的经历。”

坐在咖啡馆接受采访时,达利奇签了不少球衣,克罗地亚国旗,孩子们的帽子,围巾等等的物品。所有人都想跟他合影,都想得到他的签名,想和他握手。

而达利奇是否决定留任,则可能会影响整个克罗地亚。

决定取决于我,我在世界杯之前就想好了。但当我来到克罗地亚后,我看到了人民的喜悦,他们对我来说就成为了最重要的事——普通人。现在我必须重新考虑,不仅是因为我,还因为这些人的情绪。我是可以辜负这些人的,因为我唯一的目标就是世界杯。

我经历了一些此前从未经历过的事情。我保持了沉默,但我内心在受着折磨。我拥有独立的人格,但克罗地亚国家队是我的梦想。我经历了这些事,但我并未忘记。

首先,因为足协的阻拦,我有四个月的时间都无法正确地组织起我的教练组。然后,在美国,在对秘鲁的比赛后(注:克罗地亚0-2输球),他们想要换教练。他们给我打了电话,然后想换教练。幸运的是,有一些聪明人阻止了这件事。事情太多了,有些人又说了什么,然后他们马上写通稿给媒体来攻击我,没人为我说话。他们不需要为我说话,我自己能为自己说话。但我无法承受换教练的决定。

苏克对我非常好,他总是会问“这个如何,那个又如何”,最后他就说,“这都是你的工作,现在奏效了。”但我说的不是他,而是在他身后的人们。克罗地亚足协必须保护他们的教练。这让我很受伤。我没有回击,因为当时我的最终目标是世界杯。在美国集训之后,我也是这么说的。但现在我需要时间来思考,我会自己做出决定,不会有旁人的干扰。我给球员们打了电话,他们是我的家人。

如果球员不想你走怎么办呢?

我不想引发任何潜在的可能性。我跟你说了,我已经经历了一些事,但我并未忘却。我没有忘记这些事,我也不会忘记。你知道,最好是在顶峰的时候就离开……我向齐达内致敬,他在连续赢了三个欧冠之后选择了辞职。

我会想想。这并不是说我犹豫不定,我已经决定了。但在这次庆典之后,我必须再次做出决定。如果他们在输了一场球之后就想换教练,我不能再做这份工作。这并非一次偶然。在对希腊的比赛后,他们想要换掉我,周围有十个人听着,但没有人有反应。我比有些人以为的知道得要多。我知道,他们在输给秘鲁后,给球员们打了电话。但这现在不重要了……本来情况可以更好,也应该更好。

如果有人威胁我,告诉我要以某种方式工作,想要辞掉我,我该做什么呢?我来问问你,我该做什么呢?最理想的情况就是现在离开,然后在未来再回来。

目前有其他俱乐部的邀约吗?

什么样的邀约?尤其是对克罗地亚的事来说,我对钱并不感兴趣。这份钱是我挣来的。我的家人和我并不是拜金者,我们过着简朴的生活。但我确实想要去欧洲的俱乐部执教,做一些工作。但邀约并不会对我的选择起决定性的作用,除非皇马或者巴萨给我打电话。

我不会因为金钱离开。我想要尊重,这一份尊重我给了所有人。我的合同还有两年,但我会决定是否离开。给我几天时间,坐下来再决定。我不希望这件事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。我只想告诉你我的困扰是什么。其他人可以决定我的命运么?不,他们不会。我自己创造了一切,如果有必要的话,我会离开。

决赛仍使你感到困扰吗?

在决赛后,我无法感到快乐,我仍未球队感到遗憾。克罗地亚必须成为世界冠军,必须的!在飞机上,我还是不高兴,但当我看到这盛大的庆典时,对我来说稍微容易了一些。但我们仍可以有一些抱怨,我们必须成为世界冠军……在场上我们表现得更好,裁判吹了一粒不该在决赛上吹罚的点球。裁判看了五次回放,五次,然后如果还是不能确定的话,就不要吹。

这摧毁了我们,我们没有力量再扳平了。我永远不会再看决赛的比赛,但它会永远地在我心里。克罗地亚是世界冠军。

你看了决赛的任何镜头吗?

我没有,且我不会。你知道吗,我一粒进球都没看到。在决赛中我什么都没看到,连进球都没有。我无法重看,我们必须是冠军啊。我都没看到对格列兹曼的犯规……

尼克拉-卡利尼奇可能归队吗?

我不会再谈论这件事。这一个失败,是我的失败。我们决定了,他会得到奖牌,至于他拿还是不拿,那是另外一件事。

如果尼克拉道歉的话,你会再次招他回队吗?

我是天主教徒,我会原谅人。有些事我不会忘记,但当然了,我会原谅他的。

所以他会回来?

我肯定不是先做出反应的那个人。

球队的下个挑战是2020年的欧锦赛。

是的,而且我确定这代人可以成为欧洲冠军。我非常确定。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这一代人得团结在一起。莫德里奇?他还能踢到欧锦赛,肯定的。拥有像他这样的才能和体格,他肯定可以。他是否会踢到欧锦赛?我不知道。他是世界最佳,他已经赢了四个欧冠冠军,还有什么别的呢?下一步是什么呢?但当你看到那些街上的人们,他们为你哭泣,他们为你跳跃,这是无法想象的。这就是他的动力。

同样的一代人参加了两年前的法国欧锦赛。但当时克罗地亚没能突破淘汰赛首轮,你知道为什么吗?

我听说了我们为何没能夺冠的原因,但我不会告诉你。因为当我和球员们谈话时,我会问他们很多东西,这样我才能知道该怎么做。他们没能成为冠军,这是很遗憾的。

你把球队带进世界杯决赛的秘诀是什么?

我不能教他们如何踢足球。如果我这么做了,我肯定输得一干二净。在对尼日利亚的比赛后,我就意识到了,我们可以成为冠军。美妙的一瞬在那时到来。之前,我在给他们施加压力,从那之后,他们反过来对我施加压力。

决赛前夜你睡得如何?

这是最棒的夜晚,我睡得很好。在对丹麦的比赛前,我和球员们的会议只持续了一分钟。那是最艰难的比赛,也是最大的考验。因为如果我们输了,我们究竟做到了什么呢?什么都没有。小组赛三连胜意味着什么?没有意义。在第一分钟就丢球。在比赛前,我跟他们说,“小伙子们,这是你们的比赛,你们不再需要我了。”我给他们看了我们进球、庆祝的视频,还有克罗地亚的军队。然后就没有了。

当我听说丹麦教练没让拉尔森上场时,我很高兴。我想,太棒了。结果其他人在站出来进球了,我们没有为这样的长距离手抛球做好准备。

你能选一个世界杯最佳阵容吗?你会选几个克罗地亚球员?

11个。

左边后卫呢?

是的。哪个左边后卫比我们的做得更好呢?马塞洛吗?他善于攻击,却忘了该如何防守。毕竟,他们在决赛前就被淘汰了。

决赛后,博格巴向你走来,他跟你说了什么?

博格巴向我走来,跟我握了手,告诉我说我们是一支伟大的球队。后来,他跟我在通道里又相遇了,他给了我一件球衣。我很惊讶,同时我也很骄傲。因为,当你的对手向你坦诚这一点时,这说明了很多。法国确实赢得了冠军,但他并未强过我们。这在情绪上的冲击非常强烈。除此之外,在对俄罗斯的比赛后,我哭了,我忍不住。压力非常大,原本一切都在我掌控之中,但那一刻我失控了。

你是如何选择罚点球的球员的?

我一直都有四名肯定会罚的球员,(在对丹麦的比赛中),皮瓦里奇是第五个,雷比奇说他不会踢。在对俄罗斯的比赛中,维达则是第五个。我从不会说谁来罚点球,球员们自己决定。

莫德里奇对丹麦时罚丢点球?我跟他说,卢卡,你肯定会在点球大战中进球的。哪怕我没有告诉他,他也会进球的。我真的非常相信他们。我对他们有信心。我对有些球员感到非常抱歉,像乔尔卢卡和巴代利这样的球员,在板凳上对他们来说不容易。巴代利曾是我的首发11人之一,但后来情况有所改变,我感到抱歉。当我让他在对英格兰的比赛中出场时,他冲刺了,只上了三分钟。我对巴代利最感到抱歉,但布罗佐维奇踢得非常好。乔尔卢卡也意识到了,维达和洛夫伦踢得非常好。

在萨格勒布的庆典上,你有担心过哪名球员可能掉下大巴吗?

大多数时间,我都待在大巴的下层,然后我看见他们在顶上的人可能太靠边了。然后就开始下雨了,就变得有点滑,我就上去想要控制一下情况。这很危险,尤其是当我们来到Savska的时候。有各种电线,电车的缆线,等等……我的手一直都抓着维达的裤子,莫德里奇也在看着他,苏巴希奇在他快掉下去时救了他。我们彼此照看着,这也是整届杯赛的缩影。

有人大喊,“小心天桥!”然后我们大家都躺倒,这就是融洽的关系。

你考虑根据俄罗斯世界杯发生的事写一本自传,或是回忆录之类的吗?

不,我不是布拉泽维奇。我会做什么呢?显然,我没想过这一点。我只希望这些事赶紧过去,然后我可以好好休息。今天我在Konzum超市里,走都走不出去呀。

你成功的秘诀是什么?

我不是魔术师。我只是在做一份工作,我是普通人。对此我很诚实。